台灣2大懸案都搞丟錄音帶!情治單位這樣解釋合理嗎





林宅血案當事人林義雄(右二)回憶往事徒增傷痛,不願受訪。圖為2009年林義雄在林家墓園追思獻花。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昨天公布林宅血案調查報告:認為當時美麗島事件被告、省議員林義雄的住宅,已經在情治機關監控下,但凶手卻能於光天化日的中午時分侵入林宅行凶,逗留達80分鐘之後全身而退。「由犯罪情節而懷疑監控者與凶手有默契甚至合意,實屬合理。」

與先前公布的陳文成命案調查報告相同,促轉會也都提及,部分檔案因為國安局的要求,至今仍列為機密不得對外公開,因此呼籲相關單位檢討解密。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檔案的內容,並非促轉會調查小組不能查閱內容,而是因為仍屬機密,所以不能對社會大眾公開,供一般研究者查閱引用。

●林宅血案 警總監控下如何行凶

林宅血案發生於1980年2月28日,台北市信義路的省議員林義雄住宅。林義雄因為前一年12月與其他黨外人士發動美麗島事件,釀成警民衝突,已經被政府逮捕。當天中午,凶手闖入林宅,持刀殺死林母游阿妹、7歲的雙胞胎女兒林亮均與林亭均,9歲長女林奐均則受重傷。

在當時戒嚴環境下,情治機關對黨外人士早有監控,更何況林義雄已經被收押,警總更以叛亂罪將其起訴,居然林宅還會被凶手闖入,殺死其老母與幼女,因此外界耳語頗多認為,應該是次暗殺行動。

案發後,警方一度懷疑,與林義雄等黨外人士關係密切的澳洲籍學者家博(Jeffrey Bruce Jacobs)涉案,最後查無實據,將其驅逐出境,列為不受歡迎人士,直到1992年才解禁。

至於當時的警備總司令汪敬煦,退休後接受國史館的口述歷史訪談,強調絕非情治機關下手,認為是海外反政府人士刻意栽贓,故意挑選二二八這個敏感日子以強化仇恨。汪敬煦宣稱,在案發前就有情資,有人在美、日、台放出消息,「希望在二二八當天中午12點製造一個事件」。

此次促轉會的報告,則延續「政府難脫嫌疑」的基調。委員尤伯祥說,過去相關機關都否認曾對林家「監控」,直到政治檔案條例上路後,相關檔案能夠解密降密,促轉會調查發現,情治機關對林宅確有監控。

促轉會報告也指出,當天下午(預計凶案已發生),有男子自林宅打電話到南京東路的金琴西餐廳。國安局曾對電話錄音,但後來警方要求提供時,國安局卻表示錄音帶已經洗掉,因此只能讓刑事局人員與當時負責監聽的人員面談,以瞭解情況。

對於這通電話,2009年馬英九總統指示由台灣高檢署重查林宅血案時,曾經有所解釋:當時該男子向餐廳表示,要找一位「王春ㄈㄥ」先生,櫃台廣播後無人前來接聽,對方即行掛斷。

不過促轉會仍認為,從調查人員被刻意屏蔽,無法獲悉情治機關所得資訊,到作為重要線索的電話監聽錄音帶,居然會被銷毀等事實,「在在顯示林宅血案調查受到情治系統的嚴重妨礙,也強化了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本案的嫌疑」。

●陳文成命案 3種墜樓何為真相?

1981年7月3日早晨,返台探親的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教授陳文成,被發現陳屍在台大校園內研究圖書館旁。由於陳文成親近反對人士,曾經捐助美麗島雜誌,因此7月2日早上,被警總保安處人員邀往約談。

警總事後表示,當晚結束約談後,以專車將陳文成送回原住處,但送至2樓時,陳文成即表示:「我已到家了,不必再送,請回去吧!」

隨後,陳文成到友人鄧維祥住處聊天,到凌晨才離開。鄧維祥在1993年表示,陳稱自己可能被政府起訴,作為美麗島人士與海外台獨聯繫的證據,「美麗島人士被判12年,他們可能判我10年、8年」。

陳文成的死亡原因是由高處墜落,陳屍地點旁邊,就是圖書館外的逃生梯。但他為何在離開鄧家後,又進入台大校園,並且爬上樓梯?到底是不慎墜樓?被推下樓?或是自己跳下樓?成為各界多年來爭議不休之處。

2009年台灣高檢署「陳文成命案及林宅血案重啟調查專案小組」調查指出,陳文成生前墜樓,造成身體多處骨折、內出血休克後死亡,「迄目前為止,並無積極(具體)證據可資推斷為他殺或自殺,不排除意外墜落的可能性較大」。

全聯中元節廣告被指影射陳文成命案。圖/擷取自全聯廣告


在口述歷史中,警備總司令汪敬煦同樣提到陳文成案。他宣稱,當時警總人員約談完畢送陳回家,卻沒把人確實送進家門、確認陳與家人見面,是一大疏失。

促轉會在去年12月25日,也針對陳文成案的調查,發布新聞稿表示:當年警總表示,對陳文成的約談過程平和,但對於訪談錄音,卻從未公開,也沒給給家屬聽過。從檔案中可知,警總在案發後不久就製作出錄音帶譯文,但內容並不完整。

促轉會說,當年9月21日,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主任狄格魯特教授與法醫魏契來台重新檢視陳文成遺體,隔日兩人參加由汪敬煦主持的餐會,席間警總人員播放一段據稱是約談最後15至20分鐘的錄音。兩人返美後,狄格魯特於10月提出一分報告,除列入其對陳文成死因的看法,也對我國政府提出建議:在「刪除涉及他人及敏感部份,安排家屬聆聽」。

國安局保存的公文中,包括對此報告的研析意見,當中肯定狄格魯特的建議,認為可以「安撫家屬」。公文上可看到「後協調警總辦理」的批示,稍後承辦人註記,已協調警總保安處人員負責。

促轉會說,這是錄音帶最後一次現身於公文書的紀錄,到1994年監察院重啟調查時,已經找不到完整原始錄音帶。

國安官員證實,陳文成與林宅血案等案件列為「永久機密」,是在陳水扁當總統時期。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尹清楓案 拉法葉、獵雷艦扯不清

除了上述2大案之外,近40年來的台灣,最被人懷疑充滿政治陰謀的凶殺案,是1993年的海軍上校尹清楓命案,同樣至今懸而未決。提到此事,一般民眾最常聯想到拉法葉採購案,但卻可能指向另一方向。

尹清楓畢業於中正理工學院,當時已經接任海軍總部武獲室執行長,占少將缺。12月9日上午,他到內湖的來來豆漿店赴約,被帶上一輛箱型車,就此失蹤。10日,遺體在蘇澳被漁民發現。

由於當時武獲室手頭有3大案件:向法國購買拉法葉巡防艦(建造中)、德國製造的獵雷艦(零附件採購)、義大利造海測艦(零附件採購)。因此專案小組一開始,就把偵辦方向鎖定在採購糾紛,並集中在這3個專案上。時任立委的陳水扁,也因為不斷揭發「尹案內幕」,而打響「揭弊」的名號,於1994年順利當選台北市長。

到1990年代末期,法國政壇揭露,當初為了將拉法葉級艦賣給台灣,廠商曾經花費鉅額佣金,不只付給法國與台灣的政要,甚至還曾賄賂中共高官以減少其反彈。由於拉法葉佣金案鬧得實在太沸沸揚揚,多位法方參與人後來也離奇身亡,因此在台灣政壇與民間,許多人聽到「尹清楓案」,就和「拉法葉弊案」聯想在一起。

聯合報1993年12月19日報導,尹清楓離奇死亡,國防部長下令徹查。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其實尹案也可能與獵雷艦案有關:當時2家德國廠商STN與Lüssen為爭奪零件供應合約相互告狀,連尹清楓在卡拉OK唱歌都被偷拍照片,他去世前幾天,一直為如何反制黑函所苦。9日當天上午,L廠的代理商「涂太太」鄭春菊約了尹清楓在亞都飯店會晤,但尹半路上接到一通電話,決定轉回海總,後又前往來來豆漿店。

至於認為尹案與拉法葉案有關係者的理由是,尹清楓接任武獲室執行長後,因為發現某些內情,所以被滅口。

「證據」包括他曾到法國參觀造艦過程,發現箇中毛病甚多;不過當時他是陪同立委前往法國參觀,在造船廠只待了半天,這麼短的時間就能看出許多毛病,未免匪夷所思。另外也有說法指稱尹發現現價款浮報,但傳言至今也沒有任何證據。

在拉法葉案中擔任佣金窗口的掮客汪傳浦,生前就受媒體訪問時強調。尹清楓遺體被發現後,自己在台灣又多停留十多天才離開,可見自己問心無愧,與命案完全無關。

總之,尹清楓的死因到底為何,至今無人知曉。


到訪人數:(3)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homeboylif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