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運動】墨西哥不宜女性生存 全國婦女「消失」抗議



全世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步,但還沒有一個國家真正的實現性別平等。據聯合國數字顯示,現時全球仍有27億女性,由於法律限制而無法獲得與男性相同的職業選擇。截至2019年,議員中女性所佔比例不到25%。就連最基本的享有人身安全的權利,對部分國家女性而言卻是奢侈的願望──全球有1/3女性遭遇過性別暴力。

墨西哥:女性不宜生存的危險國度

在3月8日國際婦女節翌日,墨西哥全國數百萬女性響應罷工行動,包括拒絕出門上班和上學、煮菜、做家務,身體力行展現「沒有女人的一天」(Un Dia Sin Mujeres,A Day Without Women),期望全國上下甚至全世界人民,皆意識到墨西哥女性的處境,並正視墨西哥國內日益嚴重的性暴力問題。



墨西哥人過往曾以不同方式紀念被殺害的女性國民  圖:AP

在不久之前,當全球歡慶踏入2020年之際,墨西哥女性國民卻仍活在膽戰心驚的日子之中。一名25歲女子被丈夫殺害後,慘遭剝皮、肢解,器官被刨出丟進下水道。一名7歲女童遭綁架撕票,裸露的遺體被棄置在塑膠袋內……層出不窮的性暴力罪行,令墨國女性忍無可忍,她們用各種方式呼喊,包括上街抗議、塗鴉,甚至放火焚燒政府建築物。到了今天,她們決定用「消失」發出抵抗的聲音。

根據墨國官方統計,去年國內每天平均有超過10名女性遭殺害,其中被認為是「女性殺害」(femicide,即女子遭〔前〕丈夫、男友攻擊及殺害)的案件更高達1,006宗。墨西哥檢察總長格茨(Alejandro Gertz)表示,過去5年「女性殺害」案件增加了137%。另一項政府數據則顯示,高達25%女性謀殺受害者是在家中遭殺害的。然而這些襲擊女性的兇手,許多都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不少人至今仍逍遙法外。



數百萬墨西哥女性國民參與這次罷工罷課行動  圖:AP

「沒有女人的一天」成全民運動

在一個專門討論墨國3月9日罷工行動的臉書群組中,有人上載帖文稱,每個參與罷工行動、待在家中的女性,就像是在向周遭的人「模擬」她的死亡──每年那數千名不幸失蹤、死於某個男人手中的女性,她們的命運可能在任何女性身上重演。

墨國不少大型銀行、律師事務所與媒體都宣佈支持旗下員工響應罷工,零售巨頭沃爾瑪亦宣佈,該公司在墨國逾10萬名女性員工,9日當天可自由參加罷工行動,企業組織「墨西哥僱主聯合會」更鼓勵36,000家會員企業「共襄盛舉」。而在該國極為依賴女性員工的學校和醫院,估計會受到罷工行動影響,但有學童父親願意代替缺席的女性教師上課。

在墨西哥城,有人用一雙雙紅十字鞋做出藝術裝置,以象徵每一位被殺害的女性  圖:AP

這場罷工已成為墨西哥的全民運動,不同界別的女性皆以個人方式參與,「#UnDiaSinMujeres」(沒有女人的一天)以及「#El9NadieSeMueve」(沒有人在9日活動)成為社群媒體的熱門標籤。

被視為罷工行動發起人之一的墨西哥女演員凡妮莎‧寶切(Vanessa Bauche)表示,「如果墨國女性在9日於公共生活中全數消失在,或許我們就能夠了解,這個國家每天有10個家庭經歷失去家中女性的滋味。」

墨西哥演員凡妮莎‧寶切被視為是這場女性大罷工的發起人之一  圖:Wikimedia Commons

罷工行動雖得到大多數人支持,但仍有弱勢女性因無力承擔罷工而損失的工資甚至失去工作的風險,又或者身邊沒有男性可分擔照顧子女的責任,而沒有參與這次罷工行動。在肉店工作的拉古納(Teresa Laguna)向記者坦言:「我是單親媽媽,有兩個女兒要養,沒有辦法休息。那些有能力的人,請你們為我們罷工。」

「我們需要支持」

這次墨西哥女性國民因國內性暴力問題日趨嚴重而引發的大罷工,正暗合女性主義在全球各地不斷以各種方式蘊釀並轉化成大型運動的浪潮。其實在墨國境內不乏女性主義先鋒,瑪格麗塔・吉雷(Margarita Guillé)便是其中一分子。

在1995 年,她在墨西哥成立第一家庇護所,20多來為數百名婦女提供援助。此外,致力參與女性權益議題的她,同時是美洲庇護所網絡、全球婦女庇護所網絡的要員,因而被墨西哥國會譽為人權捍衛者。在過去不少訪問中,瑪格麗塔・吉雷都強調女性的基本自由和權利,同時渴望得到不同人的支持,她曾經說:「我們一生中,不停努力追求的東西,其實就是『幸福』。」這不僅僅是對墨國女性而言,對全球女性甚至全人類,都是終其一生希望達成的願望。

瑪格麗塔・吉雷是墨西哥女性主義運動先鋒  圖:Youtube-Universidad de la Comunicación

 

來源


到訪人數:(10)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homeboylif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