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被遺忘的韓戰老兵─在滇緬打游擊的楊增彥前輩





現居中彰榮家的楊增彥老先生,以身為捍衛中華民國的軍人為榮,雖然他來台灣的原因相當離奇。(許劍虹提供)

提到韓戰,人們想到的是開戰時朝鮮人民軍的T-34裝甲洪流、大韓民國國軍陸軍第1師師長白善燁將軍在洛東江前線的奮勇頑抗,還有美軍陸戰隊第1師在長津湖遭中國人民志願軍包圍後陷入的苦戰,或者F-86與MiG-15在「米格走廊」上的纏鬥。很少有人知道韓戰其實並不只發生在朝鮮半島,甚至韓戰也不只是韓戰,而是西太平洋地區反赤化戰爭的其中一環而已。



然而隨著中共在1950年10月25日派遣志願軍參戰,原本希望將戰場限制在朝鮮半島的美國,也不得不思考在東南亞開闢第二戰場,牽制解放軍兵力北調的可能性。於是撤退到緬甸的雲南反共救國軍,便立即為中央情報局啟用成為在東南亞開闢第二戰場的主力部隊。現居彰化中彰榮家的楊增彥老先生,就是他們當中的一份子。

流轉在國共之間的人生

過去在我們的印象中,泰緬孤軍都是一群堅決捍衛中華民國,反對中共統治的愛國官兵。可他們當中又有多少人,是出於自己的意願隨反共救國軍到東南亞叢林裡打游擊戰的呢?楊增彥1934年農曆2月15日出生雲南省鎮南縣玉田鄉果姥村,不過因為父母在他兩歲時候就過世的原因,他基本上是由祖父母拉拔到九歲的。

當時他年紀還太小,沒有機會上戰場打日本鬼子,可是對於當年國軍在戰場上的英勇表現仍印象深刻。只是到了抗戰勝利以後,龍雲立即被蔣中正下令解除武裝,讓接替他出任雲南省主席的盧漢做出了投靠中共的決定。楊增彥所服務的鄉政府與縣政府人員,不是逃往緬甸就是跟著盧漢一起靠攏中共。身為孤兒的楊增彥與中共沒有仇恨

所以中共剛進到鎮南縣的時候,他順利成章的進入中共成立的人民政府裡工作。因為還是個青少年的關係,一位來自山東的中共幹部大姐特別喜歡他,把他當乾弟弟看待。楊增彥的頂頭上司王科長是雲南牟定人,起初待他也相當不錯。然而雲南百姓們在親眼目睹到國軍反攻怒江,驅逐日軍出國境的偉大場面後,許多人也產生了對中華民國的強烈認同,從而組織起了反共游擊隊。

此刻楊增彥終於知道自己在共產黨裡已經沒有前途,只能跟著李國輝師長指揮的陸軍第8軍第237師第709團經由孟彬進入緬甸,陰錯陽差成為了反共難民。楊增彥坦言,他完全是為了求生才離開雲南故土到雲南參加游擊隊的,如果不是自己年幼無知被堂嫂弟弟哄騙,他很有可能就留在大陸成為共產黨的青年幹部,人生的際遇往往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李彌將軍曾接受中央情報局的扶持,想在金三角地區占地為王,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分庭抗禮,若成功極有可能成為另外一個李光耀。(許劍虹提供)

中央情報局的反共戰爭

中華民國國軍在緬甸打反共戰爭,按照國際法來看實則已經侵略了緬甸領土。然而緬甸政府軍壓迫少數民族,讓許多少數民族為了抵抗壓迫選擇支持反共救國軍國軍。尤其許多少數民族早在緬甸獨立前,就時常往來於中緬國境,甚至與漢族通婚的關係,他們本身就會講中文,與國軍的關係更是親近。所以剛剛進入緬甸落腳的游擊隊,還是有廣大的活動空間。

除了華僑或者與華族有關係的少數民族外,支持孤軍的還有克倫族與克欽族等二戰末期接受英國136部隊組訓,反抗日軍與緬甸族的特殊族群願意向反共救國軍伸出援手,畢竟雙方都曾經是一起反抗法西斯的「好麻吉」。雖然因為翁山在日本戰敗前,又被136部隊成功爭取倒向盟軍的關係,這些少數民族旋即又被英軍拋棄,但他們對待國軍還是非常友善。

楊增彥具體上不記得自己與哪些少數民族有過接觸,他只記得少數民族相當支持反共救國軍,時常向他們提供情報與食物,共同對抗緬甸政府軍。等到韓戰爆發,尤其是中共在1950年10月派出中國人民志願軍介入戰局之後,美國中央情報局又在「白紙方案」(Operation Paper)的名義下,準備在東南亞開闢第二戰場以牽制共軍支援北韓。

李彌在不完全與蔣中正切斷關係的情況下,開始接受曼谷「東南亞國防用品公司」(Overseas Southeast Asia Supply Corporation)的武裝援助,該公司地位類似於台灣的西方公司,正是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活動的白手套。隨即李國輝的第709團被擴編為雲南反共救國軍第193師,展開對雲南省的軍事反攻。楊增彥被編入李達人的第10縱隊,投入了對滇西瀾滄、滄源耿馬及薩拉那牛諸等地區的戰鬥。

如前所述,雲南人民曾親眼目睹中美聯軍將日軍驅逐出中國境外,對於國軍反攻都採熱烈歡迎的態度。能跟著同鄉李達人司令一起打回老家,也讓楊增彥感到於有榮焉。他表示,那段時間真的是雲南反共救國軍需要什麼,美國人就空投什麼給他們,要機關槍有機關槍,要罐頭有罐頭。然而打「人民戰爭」,反共救國軍終究不是共產黨的對手,他們返回雲南故土的時間終究是短暫的。

所以後期的游擊戰,看在楊增彥老先生眼中就不是那麼好打了,因為他們雖然在戰場上遇到緬甸政府軍必勝,碰到解放軍的時候就必須馬上撤退。不過他們在滇緬戰場上的努力,卻也不是毫無成就。聯合國軍靠著這條第二戰場,硬是在與中共還有北韓的談判中取得了有利地位,壓迫共產主義陣營允許反共戰俘依照自己意願選擇要到台灣、南韓,或者回到大陸和北韓。

縱然沒有反攻大陸成功,靠著雲南健兒在戰場上的勇猛發揮,14,000名反共義士得以在1954年1月23日來到台灣。在筆者看來,這是滇緬邊區游擊隊對自由中國的最大貢獻。可是伴隨著韓戰走入尾聲,中央情報局對游擊隊的支援也跟著大幅降低。就如同反抗阿塞德政府的敘利亞自由軍一樣,雲南反共救國軍成為棄子,讓楊增彥回憶起來仍忍不住表示:「美國人在我看來才是最壞的!」

晚年定居台灣的向秀峰夫婦,他表示自己擊落了那架導致孤軍撤回台灣的緬甸空軍達珂塔運輸機。(許劍虹提供)


到訪人數:(6)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來信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信箱:service@homeboylife.net